宣布“退群” 恢复商业捕鲸 日本导致多方批评

菅义伟提及日本食用鲸鱼肉的传统。法新社报道,鲸鱼肉是日本民众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动物蛋白主要来源,近年从多数居民食谱中消失,破费量大幅下降。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所属自民党等守旧政党成员支持商业捕鲸,以“保护传统”为由在国际政坛显现强硬姿态,目的是迎合部分保守派选民。

(责编:张进 (实习生)、樊海旭)

联合国国际法院2014年裁定,日本科研机构在南大洋捕鲸违反《国际捕鲸公约》,责令停止捕鲸。然而,日本第二年恢复“科研捕鲸”。

日本26日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,定于明年7月在日本事海和专属经济区恢复贸易捕鲸。这是日本时隔大略30年恢复这类捕鲸活动,导致反对捕鲸的国度跟机构批驳。

内阁官房主座菅义伟说,日本退出委员会当前,“商业捕鲸将限度在领海跟专属经济区。咱们不会在南极海域、南半球(其余)海疆捕鲸。”

日本以为国际捕鲸委员会须承当保护和利用的“双重职责”,以小须鲸等鲸鱼种群“相对充足”为由,游说委员会准予商业捕捞,遭欧洲联盟、美国和澳大利亚等成员反对。

【摆脱制约】

【多方批评】

围绕退出起因,菅义伟说,“见解相左的成员不可能在委员会求得共处”,今年在巴西召开的会议“已揭示这一事实”。他说,委员会部分成员仅关注鲸鱼保护,拒绝准予公平利用这类资源。

日本次年应用公约漏洞,以科研名义在南极洲附近海疆捕鲸,所获鲸鱼肉“现身”日本水产市场。国际大陆生物维护团体指认日本以“科研”之名,行“商业”之实,每年猎杀数以百计鲸鱼。

日本是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》缔约方。奇特社报道,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,日本几乎不退出国际组织的先例,“退群”举措“极其常见”,恐导致反对捕鲸的国家和机构批评。

国际捕鲸委员会9月在巴西召开年度会议,以投票表决方式否决日方恢复商业捕鲸、简化机构决定规则等提案。日方随后以成员就捕鲸议题存在“重大分歧”为由,多次威胁“退群”。

日本绿色和平组织负责人萨姆?安斯利鞭笞日本“退群”,认为这一决定“与国际社会步调不一致”,“更不用说承担守护大陆生态、保护这些美丽生物的职责”。

日本内阁官房东座菅义伟当天在记者会上宣布退出决策,说定于今年结束以前正式告知委员会,象征着日本明年6月30日将终止成员资格。

【“无奈共处”】

澳大利亚政府26日对日本政府“退群”、恢复商业捕鲸表示“极为失望”。澳外交部和环境部当天在一份结合声名中说,日本退出决议令人“遗憾”,同时乐见日本明年夏季起“不再染指”环南极洲海疆受委员会掩护的鲸鱼种群。

国际捕鲸委员会1948年依照《国际捕鲸公约》设破,旨在保护这类海洋哺乳动物、尺度捕捞。日本1951年参加委员会,1986年遵照当年通过的《寰球禁止捕鲸公约》停止商业捕鲸。

日本“退群”后将不能再以“科学研究”为名在南极捕鲸,但有权对活跃在日本领海的种群“下手”。

菅义伟说,日本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后将以观察员身份加入这一机构的事务,捕鲸数量不会超过委员会规定。(赵曼君)(新华社专特稿)